打印页面

首页 > 新闻铜川 一个人的书院

一个人的书院

周末,小雨。 

一个人独坐在书院的听雨轩(我给它起的名字)中,倾听着雨水敲打轩顶的“嘭嘭”声,亦或敲打在松叶上的“沙沙”声…… 

听雨轩对面是一个花园,里面有许多高大的月季,再就是许多杂草,稍显荒凉。但我认为恰到好处,它让我想起来鲁迅的百草园:油蛉在这里低唱,蟋蟀们在这里弹琴。翻开断砖来,有时会遇见蜈蚣;还有斑蝥,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,便会啪的一声,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…… 

园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棵劲硕的松树,它很粗,大概有两搂粗吧。树叶茂密,树冠几乎覆盖了整个花园。 

我说“听雨”,不是为了追赶时尚,而是因为在这里“听”比“看”内容要丰富一些。雨不是很大,加之地上都是草,故而“看”是不合适的。唯有“听”才可以感觉到雨的变化。在这里除了听雨,还可以听鸟鸣,不同的鸟鸣。独奏,合鸣,和鸣。常驻留在这里的一个诗人姐姐,常常与鸟对话:你好,你是在和我说话吗?她常常在此读书、听雨、写诗、作画,神仙一般。 

面前茶几上,一杯茶、一本书。闭上眼睛,听着雨声,嗅着茶香,十分惬意。听雨可以展开思绪,“嘭嘭”声、“沙沙”声都会引发人的联想:雨打芭蕉,梧桐细雨,“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”…… 

一个人在这里享受宁静,享受惬意,享受孤独。 

雨停了,茶也喝乏了,便去读书,书院中有数万册的书籍,任你阅读。你或坐、或立、或卧、或伏,姿势随你选择,前提是只有你一个人时。我想,就是你不读书,躺在这些书上,也会受到它的润泽,满腹经纶、浑身书香。 

既然是书院,当然有许多热闹的时候,各界名流、文学团体、艺术家们,纷至沓来、络绎不绝。读书会、交流会也常常在此举行,好不热闹。 

但我更喜欢静下来的书院,唯有环境静,才能心静,只有心静才可以读书、写作,甚至是发呆。别笑话我说“发呆”二字,人能一天到晚坐在那里发呆其实是件很幸福的事。幸福的最高境界就是坐在那里什么也不想,什么都不用干。因为此时的你不用为任何事发愁:吃、穿、工作、烦心事…… 

书院自唐代有之,后日渐盛行,是中国古代民间教育机构。由商人学者筹款,建立学舍,教授孩童。我国知名的书院有很多,近处有陕西的关中书院,远处有河南商丘的应天书院、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、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、河南登封的嵩阳书院等等。 

而现代的书院多是一些文化名士,多方筹资建立的一个文化场所。如果说过去的书院是为孩子们读书、识字提供的场所话,那么现代的书院更多的是为成年人提供了一个学习、交流的文化平台。 

说到这里你一定很想知道这座书院叫什么名字,在哪里?它叫“黄堡书院”,位于铜川黄堡孟姜塬附近的铜川市卫校原址内。目前“和谷文学馆”“喻德江陶瓷馆”等艺术机构先后落户于“黄堡书院”,一个新兴的文化基地正在落成,新一轮的读书之风正在兴起。上文所说的“听雨轩”就位于和谷文学馆中。 

和谷文学馆目前已初具规模。文学展厅内展示了和谷先生几十年的文学成就,图书厅藏有数万册的文学书籍。每月一次的读书会,为文学爱好者进行文学交流提供了平台。 

现在许多著名的书院已变成旅游场所,失去了它原有的价值。而“黄堡书院”却以其独特的方式进行着文化传播。 

随着文化的发展,“黄堡书院”一定会凝聚越来越多的人气,那当然是我所期待的。但我更喜欢一个人呆在书院里,在这里读书、听雨、发呆。 

我在“黄堡书院”等你,来么?(刘辉)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tcrbs.com/2018/0620/73866.shtml